Elvis._

"请告诉他们我曾经度过了美好的一生。"



圈名Elvis。音译艾维斯。
美漫画渣一只,可以接稿.墙角很多√
感谢你的喜欢推荐关注评论,都是对我莫大的鼓励。
墙角恶灵骑士渣康等,Batfamily etc.

【路康】S.M.O.K.E

【Part 3】

商业大亨独子路x烟吧老板康
走漫画路康
非TV!!!!
ooc中二是我的,他们属于彼此。
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1.应该在6章之内完结。
2.应该是HE.只要我不耍脱。
3.不会坑,不会坑。
4.对烟草一无所知,瞎写,谢谢包容。
5.目前这几章路年龄28,康26。
6.有错字就去他mammy的小饼干。

呜哇我也不知道几章完结..
接受以上再下滑!!!!!!!!!













———————————————————
"每一款烟都是独一无二的,所以它们没有资格成为替代品。除非吸烟人自醉着,才会哼笑着把它们混为一谈。"









"重新认识一下。我是John Constantine,这家烟吧的老板."

John向Lucifer伸出了手。Lu轻轻握上那略微冰凉的手,给了人一个最真诚的笑容。

"Lucifer Morningstar.这家烟吧老板的男朋友。"

John对眼前这个男人无话可说。他从来都是话题的主导者,可是Lucifer总是能把话题引向自己的想法。


"Luv,Lucifer,试烟可不送男朋友。"

"你瞧,我就像是被上帝眷顾了一样,烟吧老板给了我一个人情。"

"我的老天,我什么时候卖给你人情了。"

"就在你刚刚说的话里,你提到了Morningstar.这可是我的姓氏。"

"好吧,Lucifer.我不知道你是怎么从这句话里听出来什么关于我答应你成为你的男朋友这种东西,但是我得工作了。"

John敷衍地结束这个话题,把目光投向被推开的门。一个棕发的男人进来了,衣服上满是颜料。


-是个画家。



"早上好啊John!我来试烟。"

那个画家模样的男人轻松地和John打了个招呼,说完就自顾自地走过去捏了捏John的手臂示意他带自己去试烟。然而这个再普通不过的提醒性动作被Lucifer看成了威胁。Lu也跟着进到屋子里。


"Hey John,这位是?"

John无奈的回头,看到Lu站在离自己不远处 ,皱着眉看着自己。

"Uh..他是我烟吧的新服务生——"

"兼烟吧老板的男朋友。正式的。"

Lucifer打断John说到。

画家眨眨眼睛,看了看两人,大笑了起来。


"先生,您大可放心,我结了婚并且爱着我的妻子。您真是幸运,John可有一段时间没交男朋友了。"

John对lu翻了个白眼,开始进行手头上的工作。Lu就站在那里看着,看着笔挺的西服随着John的动作勾勒着他完美的腰线,富有力量感的蝴蝶骨把西服撑了起来,看起来精神无比。John的金发在白色灯光下有着太阳的光芒,唇齿间咬着他最爱的丝加烟,随着呼吸安静的跑进空气的怀抱。

-gosh,这个家伙从来不会知道自己有多么sexy.


John根本没有想到Lucifer是怎么放下他高贵的身段,在自己的小烟吧里待了一天。晚上八点的时候John总觉得Lu该走了。晚上的烟吧人多了起来,大多数都是落魄的艺术者,在这儿待一晚上,你就能听到画家说他小众的笔触是多么的让人无法接受,也能听到诗人笔下泄出的复杂情感。

这里不像是酒吧,只是个厌世者理想的天堂。没有那么的吵闹,就像烟草本身,最大声的发言也只是呼吸间的低语。

没人愿意打破这样的环境。



一直等到深夜,人们都回到了家里后John才锁了门准备回家。在黑夜里摸索门锁的John被身后的人突然拍了肩膀吓了一跳,并且并不绅士地小声叫了出来。

"For god sake!Lucifer!你什么毛病?"

"爱你的毛病,并且把你送回家才能治好。"

"Luv...。"

John发现自己低估了这个男人的厚脸皮程度。他应该拒绝,他必须拒绝。

"Lu,希望你开的慢点,我会晕车。"

-好的,我上了他的高排放小心肝儿。接下来是什么?Luv,我猜他会要求进我家里待一会,或许得持续到明天早上。


事实证明,上帝的确更偏爱John一点。他证实了john的想法全部是正确的。比如说现在Lu正把他穿着高档皮鞋的脚夹在门与门框之间,一脸痞笑。


"Johnny boy,我没有带家门钥匙。"

"我相信你不用亲自开门,Lucifer."

"Johnny,我的车没油了,要是让我走回去我会累死的。"

"我看到油表满到快要顶出去了。"

"Johnny,我的皮鞋很贵,你要是把它夹坏了需要赔我。把你赔给我才够。"

"Fuck you,lucifer?!能不能成熟点儿,我们加起来都五十多岁了。"

"你要是让我进去我马上就能变得和五十多岁那样经验丰富。Btw,it's ‘fuck you,John.'"

John已经困到无法坚持,只好把门打开让Lucifer进来,并且一切都是按照他推测的那样发生。他被Lucifer脱了外套并且抱到了床上,Lucifer把他昂贵的西服扔到一边然后跑上床把自己搂在怀里睡觉,理所当然地,他被亲了一下,作为晚安吻。


-深呼吸,John.Luv,明天会好起来的,他明天就会走的。

"John,你赶紧睡吧,我明天给你做早饭。

-Fuck off.










时间就这么一天天过去,John没有对Lucifer说我爱你或者我喜欢你这样的话,而Lucifer的世界里仿佛自己已经说过很多次一样,尽职尽责地当起了自己的男朋友。John无数次在工作的时候看向不远处吸烟的Lu,也无数次从Lu的身上看到了Drake的样子。

-上帝啊,你在愚弄我吗?还是你灵感枯竭了,创造了两个长得很像的人一起来爱我?

John清楚自己为什么不去和Lu表白。他怕自己只是把Lu当成他可怜的前男友,怕让Lu成为一个替代品。那么高傲优秀的人,怎么能成为别人的替代品呢。但是自己的确对Lu有好感——或者说,喜欢他。

-好吧,现在我可是有点糊涂了。


Lucifer抽着烟,时不时看向应付客人的John.有时候他们的目光会撞在一起,有那么几次,John投来的目光很陌生,很痛苦。Lucifer知道对方很可能把自己当成Drake的替代品,自己也没有必要在一棵树上吊死。可是一切都是他心甘情愿的。自从他对这个男人有了好感以后 就再也没有对谁产生过各种意义上的欲望了。

Lucifer不想去面对这个问题。









可是他总是要面对的。


在两个月后,一个很普通的晚上。John工作回来,一下子钻进被子里准备睡觉。例行地,Lu从公司回来也钻到john的被子里搂住john睡觉。

那天晚上john太累了,身上还带着廉价威士忌的味道。他很快就进入了梦乡。Lu则借着外面的灯光看着John.金色的睫毛像轻薄的蝴蝶翅膀一般时不时扑簌一下,撩人心弦。睡梦里的John似乎是看到了什么不好的回忆,他眉头紧锁,开始发抖起来,有几滴泪珠从他的眼角滑落。Lu赶忙搂紧John,用宽大的手掌抚摸着爱人金色的发顶。然后他听到了John的呢喃。

"Drake..hey..."

在john发出微弱的呢喃声后他原本搂着Lu的手臂收紧,似乎在挽留着什么。Lu的心脏抽紧,他感到了一阵阵的钝痛。他尽量轻柔地把John的手臂拿开,小声的穿上衣服出了门。

他Lucifer还是别人的替身,即使他做了那么多,Constantine还是无法接受他,死揪着他的前男友不放。Lu头一次感到了耻辱,怒火和绝望同时袭击的感觉。他开着车连闯了几个红灯回到了自己的豪宅里面。

他拨通了父亲秘书的电话。

"准备明天早上的机票。我前往LA和父亲一起参加meetings."

秘书听到这儿赶忙欣喜的答应下来。Lu因为一个不知名的人已经很久没有回家过夜了,商业上的事情过问的次数也少了下来,他的父亲已经因此动怒很多次了。



John还在自己的梦里无法脱身。他看到了Drake,完好地站在那里,对着自己笑。John开心极了,失而复得的感觉涌上心头,太多想说的话化成了对方的名字。

Drake,Drake..

他突然握紧拳头,看着自己曾经的爱人。John走过去,对Drake说出了自己可能一辈子都不会说出的话。

"Drake,我想我爱上了Lucifer.希望你不会介意。"

"当然不会,祝你幸福。"


一阵抽离感把John唤醒。他从未如此轻松过,自己终于摆脱了对自己的束缚。他起身,发现身旁空无一人。他愣了一会,什么都没说。John抓起电话试图给Lucifer解释清楚,可是他明白,如果Lucifer被伤透了心,那么就根本没有挽回的可能。








Lucifer走的太急了,他只听到了John呢喃着Drake的名字,却没有听到John的那句话。

"我好像爱上lucifer了。"





丝加烟的烟雾蒙住了人的脸,模糊不清,似醉似醒。

给我的文S.M.O.K.E配图。其中之一,路的还没画..应该不会咕咕咕。日常毁康。康被我喜欢上简直是..可怜。

【路康】S.M.O.K.E

【Part 2】
商业大亨独子路x烟吧老板康
走漫画路康
非TV!!!!
ooc中二是我的,他们属于彼此。
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1.应该在5章之内完结。
2.应该是HE.只要我不耍脱。
3.不会坑,不会坑。
4.对烟草一无所知,瞎写,谢谢包容。
5.目前这几章路年龄28,康26。
6.有错字就去他mammy的小饼干。

接受以上再下滑!!!!!!!!!
















———————————————————

"烟草本来就不是为幸福的人提供的,呼吸间,低语着痛苦。"












Lucifer把玩着那个做工精致的烟盒,坐在吧台旁边一言不发。Maze对此感到了不适,自己的boss自己是再了解不过了,他略微费心的地方除了他的商业帝国就是怎么把那些火辣的小妞拐上床。Maze看着那个烟盒和boss脸上难得一见的失神,一下子明白了一切。


"Lucifer,原来你喜欢抽烟的女孩儿?!"


Lucifer被她突然的话语吓了一跳,转而摇摇头,把那只已经留有他的体温的烟盒推给Maze.她拿起来看了半天,抿着嘴唇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Lucifer代替她说出了她想说的话。


"是的我亲爱的Maze.我喜欢上了一个嗜烟的男孩儿。"


Maze耸耸肩,继续擦拭着吧台的玻璃杯。是的,她的boss喜欢上谁都是正常的,那些人巴不得能得到这样的宠幸呢。但是她已经许久没有见过Lucifer对谁这么上心了。

"这个幸运儿的名字是什么啊。"

Maze随口一问。

"John.Constantine."

她手中的布子停在了杯子的边缘,眼神也定
在了他身上。

"John...Constantine?上帝啊,你是怎么招惹到他的..。"

听到"招惹"这个词,Lucifer颇有兴趣地看着Maze,示意她继续说下去。

"Constantine是有过du瘾的,又是个挺随便的人。所以来酒吧的一些上流顾客有时会谈起他,说他是多么的迷人但是无法接近。除非他自愿,要不然根本不可能接触到他。"

Lucifer点点头,是的,看他那副样子也不像是个随便谁就能接近他的。然而,那天自己却碰到了他的手指。

"他是个难以捉摸的男人,没有人能从他的话里得到什么信息,那些句子听起来很真实,其实都是骗人的。几乎所有人都觉得Constantine没有那么幸运,除了脸蛋长得很漂亮,他是不配得到自己喜欢的人的。然后那天他遇到了Drake,那个同样迷人的男孩。"

Maze看到Lucifer的嘴角小幅度快速地抽动了一下,知道了lu此时情绪开始有了波动,颇为得意的继续讲着。


"然后他们相爱了——你敢相信吗,骗子的心被骗走了。那段时间,Constantine再也没有碰过drugs,也没有继续和谁暧昧着,只是一心和那个男孩经营着自己的烟吧。关于Drake,其实你见过他了。"

Maze把烟盒推回Lucifer手边,指着烟盒上那个有着幸福微笑的男人。

"这个就是Drake,这款烟似乎是John特意为他设计的。"

Lucifer还挂着他傲慢的样子,垂眸不屑地看着烟盒上的男人。

"我可没有看见过这个男孩在他的烟吧里,我敢肯定这个不是那位可爱的服务生。 "

Maze翻了个白眼,吐口气继续讲述。

"是的,你当然不会看到他,他已经死了。一辆卡车从他身上碾过去了。"

"oh..那么亲爱的Maze,Drake长什么样呢。"

Lucifer鬼使神差地问了一句。Maze憋了半天才决定告诉他。

"..Lu,长得和你很像。只不过他的脸上没有什么疤痕,性格里沁透着阳光的味道,没有昂贵的西服,只有普通的帽衫,是个普通的男孩。"

Lucifer握紧拳头,手中的烟盒把他的手指压的发白,白皙的手背上青绿色的血管凸起,一副暴怒的样子。怪不得John在自己触碰到他手指的时候没有躲开,原来是因为自己长得像他已故的男友,Lucifer只是个替代品。


"Maze,感谢你告诉我这么多——"

一阵电话铃声打断了Lucifer的话。他有些不耐烦地拿出手机,接通了电话。然后他就听到了让自己如此动怒的那个男人有些慵懒的声音。


"早上好,Mr.Morningstar.按照您的要求,请您过来试烟。"

Lucifer的气被这声线平复了些许,抓起车钥匙走出了自己的酒吧。一种从未有过的占有欲和怒气折磨着他的心脏。














"Hey,morning,John.Call me Lucifer please."

Lucifer在车上调整好情绪以后推开了烟吧的门。他喜欢早上来,因为在白天这儿几乎没什么人。Lu挂上自己一贯迷人的微笑,看到骗子先生John眼中短暂的失神,有些得意。


"Oh morning!Mr.Morning——I mean,Lucifer."


John赶忙改了口,习惯性舔舔嘴唇转身钻进了后面的屋子。Lu认真回想着他刚刚念自己名字时候的发音。牙齿轻扣唇瓣发出了"fer"的音,伦敦的口音读的一板一眼,干净利落。然后,John还该死的舔了舔自己的嘴唇。Damn.

-该死的撩人。虽然他可能是无意的。



真的是无意做出来那一切的John正收拾着桌子上的画纸,给Lu腾出来地方以便拍摄。收拾的差不多的时候他探出头,看着Lucifer.

"Hey,Lucifer!进来,在这里试烟!"


Lucifer跟着过去,进到了里面的屋子。那个屋子没有窗户,灯光来源除了顶上的吊顶就是John桌子上的小台灯。那个小台灯长得倒是很有现代感,和这个屋子的一切都格格不入。John关了灯,屋子一下子漆黑一片。

"哇哦,是附带的什么qing趣play吗?"

Lucifer打趣道。

"Luv,您不会愿意和我做的,我手比较狠。没人愿意。"

Lucifer头一次见到对自己定位如此不准确的人。他撇撇嘴什么都没说。John把Lu拉到桌子边轻轻摁着他的肩膀示意他坐在桌子上。

Lucifer心领神会地靠在桌子边,长腿恰到好处的弯曲,利用皮鞋和桌子腿的摩擦作为支点支撑身体,白色的西服划着几道皱纹,在台灯白色的光下更加的耀眼。


John看着眼前这个把一张普通桌子硬生生坐成好莱坞摄影棚里的什么名车摆拍的男人,觉得差不多了就把新式的烟划出来一根递给Lu.


Lu接过那根烟卷,深棕色色的烟嘴上还纹着优雅的金色花纹,和精干的烟身一起无不显示着自己的昂贵。他把烟咬在嘴里,像上次一样等着John来点烟。


John走过去,拿着他的打火机凑近,划出火花。明明屋子是密不透风的,Lucifer还是伸出手挡住了烟的一边,在John低头给他点烟的时候借着火焰的明亮凑的更近,一股白色的烟雾喷出,填满了两人之间极短的距离。他承认,在没有吐出烟雾前,他无比清晰地感受到了John温热的呼吸和呼吸间带着的,他一贯有的丝加烟味。

-How sexy.


John当然注意到Lucifer的突然凑近,他没有多躲,等着烟雾散的差不多了以后垂眸看着Lu.湛蓝色的眼里藏了很多东西进去,却又什么都没有。就在Lucifer准备说点什么打破这尴尬的沉默时,John突然退后拍了一下手。


"就是这样!Lucifer你就正常的抽烟,我抓拍几张就好了。"



Lu抬眼看了一下有些激动的John,转而闭上眼睛向后仰头,露出了优美的颈部曲线。用两指夹住了烟嘴,喉结略微上下滚动,轻轻吸了一口后吐了出来,白色的烟雾一部分散到了空气中,在白色灯光的帮助下肆无忌惮地在黑色背景上跳跃着,另一部分则被Lu用鼻子吸了回去,一瞬间,Lu的脸庞被烟雾包围。




照相机的声音是屋子里唯一的声响,John举着相机抓拍着Lu的每一个动作。他的手有些颤抖,但是他不知道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情况。


"Ok!Lucifer,你不去当模特可是有点可惜
了。"

John满足的打开灯,走过去开心的拍拍Lucifer的肩膀。

"Oh..这没什么,和我上过床的人也都这么说。"

John没有接他的话茬,把他领了出来。他靠在吧台旁,又挂上对待客人的笑容。

"觉得怎么样啊Lucifer?"

"Uh...比起上次的,这一款明显要稳重的太多了,甚至有些苦味,但是一丝的薄荷味道却又夹杂着动荡不安。是什么书?"

"Excellent,Lucifer!稳重安静却又动荡不安,是《百年孤独》。"

"一切以往的春天都不复存在,就连那最坚韧而又狂乱的爱情归根结底也不过是一种转瞬即逝的现实。 "

Lucifer又一次地说出了书中的名句。他没想到的是John接了他的话。


"如果不是坚韧而狂乱,那么爱情也就不是爱情,晨星也就没那么明亮,那么这一切还有什么意义呢。"


Lucifer头一次,觉得自己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他就看着John,平静地说出来那番话,
里面藏着自己的姓氏,波澜不惊。


John又露出来他那该死的迷人笑容,握上了Lucifer的手。

"重新认识一下,John.Constantine."

【路康】S.M.O.K.E

十八线画手的作死写文。一直想写的梗终于写出来了。
走漫画路康。
商业大亨的独子路x烟吧老板康。
ooc私设如山。
1.Lucifer&Constantine保留漫画形象.
2.普通人AU
3.应该不坑
4.他们属于彼此ooc属于我。
5.应该是HE.
6.是漫画路康!!!!不是TV!!!!!
8.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接受以上再下滑!!!!!!!



———————————————————

"烟的迷人之处就在于,安静的东西里藏了太多的动荡不安,轻巧的烟雾里夹杂着故事的低语。"






Lucifer Morningstar总是高高在上的。身为商业大亨的独子,他可以顶着一张无懈可击的脸肆无忌惮地蛊惑着他中意的人为他做任何事。他几乎能掌控一切。然而事事总有意外,不然命运也就不是个差距的玩笑者了。



他还是走进了这家烟草店。一个缩在破落街巷里藏着的烟草店。如果说为什么他会来到这种地方,唯一的原因就是他厌倦了高档的烟草店铺,华而不实。

然后Lucifer看到了这家店的名字。

-黏膜。

必然的,Lucifer吐槽了这家店的名字——黏膜?认真的,这个名字听起来让人很没有抽烟的欲望。

说是烟草店,不如说是一个烟草bar.里面有些老旧的陈饰轻而易举地就能把人拉回到上个世纪的时候。墙上被烟熏的发黄的海报还写着"黏膜有你意想不到的东西。"

-老天爷。这个名字太没有代入感了。



吧内的布置很简单,比起酒吧更像是咖啡厅的设定。一张张桌子旁站着似乎数量不够的椅子,细小的烟灰卡在桌子裂缝里被抹布忽视掉了。昏黄的灯光让即使身处白天的屋子看起来也昏暗无比,加上贴在玻璃上的灰黑色透光纸,像是被烟雾包裹住的阳光,费力地钻探着,也只能看到一点明亮。还是墙上的画报引人注目。与方才门口的那张黏膜宣传报不同,这些画报是手绘的,全部黑色的背景,只有白色的笔触仔细勾勒出吸烟人的脸。复杂而又简单。

-的确是个吞云吐雾的好地方。


谁都知道路西法长着仿佛是被上帝偏爱的脸蛋儿,父亲是商业大亨,身边美女如云。像是从不真切的小说里走出来一样。唯一遗憾的就是他脸上横着一道疤,从左眼角扯到右嘴唇上方。然而这道疤没有给人什么不适,反而平添一股子硬朗之气。

什么天选之子啊。

人们知道路西法抽烟,但是不知道他嗜烟。因为他从来不在人面前抽很多,只是在固定的场合为了应景而做出来的动作。他担心对方如果知道他嗜烟而递过来的烟卷里有什么奇怪的东西。




服务生清晰的英伦发音唤回了他的思绪。

"先生,您想试哪款烟?"

一个褐发的年轻男孩穿着笔挺的黑色西服套装挂着招牌微笑看着他。

他缓缓走过去,将服务生眼底生出的倾慕之情一览无余。Lucifer把胳膊搭在吧台上,丝毫不介意细小的灰色烟灰弄脏了自己昂贵的白色西服。他盯着那个服务生看了一会儿,看着对方有些着迷的眼睛笑了一下,轻咳一声把服务生的思绪唤回。

"请给我你们这里最浪漫的烟卷吧。"

服务生被这个要求惊到,有些慌张的道歉后跑进了后面的屋子,向自己的老板说明情况。

那个男人有着一头纯净的金发,平顺地梳到脑后,湛蓝色的眼眸里蕴藏着很多,却又什么都看不出来。他穿着黑色西装,只不过不那么拘谨,内衫的口子没有系到上方,堪堪露出来优美的锁骨,蓝色的领带挂在那儿没有一点笔挺的样子,从口中吐出来的丝加烟烟雾绕成圈把男人的脸挡着。

他正在画着最新款烟草的包装盒。听到服务生的描述后他停了笔,从后屋子里走出来看着那个穿白色西服的男人。



他自我介绍道。

"早上好,先生。我是John Constantine,叫我John就好。Luv,原谅我的小服务生没办法处理您的要求。现在麻烦您把您想要的烟再告诉我一下?"

John靠在吧台前,用蓝色的眼眸看着客人。

"我想要你这里最浪漫的烟草。"

Lucifer把要求重复了一遍。John认真的思考了一下后对服务生说。

"Honey,你去把我的画稿整理一下,顺便帮帮Chas把他的车洗干净。我受不了车上那股子酒味。"

等服务生离开后John开始在架子上翻找。当他终于想起来自己把那盒烟草放在了最顶层后,John用标准的伦敦音优雅的骂了一句"Fuck."

他和Lucifer道歉,得去搬个梯子才能够的见。Lucifer表示自己可以等。John有些费力的搬来一个木质梯子,迈起长腿爬上去,把黑色的小铁盒拿了下来。

"Luv,我才二十多岁,怎么就提前衰老了呢。Whatever."

John把黑色的小铁盒划到Lucifer面前。那是个长方形的扁平盒子,上面印刷着一幅画,用白色的铅笔随意勾描出来的人脸,烟雾间可以看到幸福的微笑。就像墙上的那些画一样,美丽的花体英文文雅的告诉人此烟的名字。

"这款烟叫《情人》,是很温和的一种,加着一点蜂蜜的精油,所以抽起来有点甜腻的味道。"

John的介绍被Lucifer打断了。

"‘我遇见你,我记得你,这座城市天生就适合恋爱,你天生就适合我的灵魂 。’"

"Luv,这本书可真的是棒极了。"

Lucifer平静地说出了这本书中的语句,抽出一根烟叼在嘴里看着John.John心领神会地拿出打火机,用他纤细的手指划开为Lucifer点上了烟。

呼吸。


第一口烟从微启的唇齿间溜了出来,温柔的贴在了John的脸庞上。像是情人间的亲吻。带着甜蜜的味道停留了一下后,如恋爱里的小把戏一般,轻轻挑逗,便羞涩的消失在空气里了。

烟头忽明忽暗。Lucifer吐了一个烟圈,又摁着一个鼻孔,用另外一个把烟圈吸了回去。给John看着自己高超的吸烟技术。

John等着,等着这根烟燃烧殆尽。Lucifer满足的把烟头摁灭在烟灰缸里,没有对烟卷作任何评价,反而研究起来别致的烟盒。

"每一款烟的烟盒都不一样吗?"

"是的先生。每一款烟都由一本文学命名,烟盒上的画描绘的是第一位品尝它们的人脸上的表情。"

"烟盒都是黑色背景?"

"不是,有的烟盒是白色的背景,有的是灰色的,有的是黑白相间的。"

"也没有其他明亮的颜色?"

"烟草的世界可能只有灰白色的烟雾,可是烟雾里全是吸烟人的故事。这足够让烟草丰富多彩了。"

"这些插图是谁画的呢?"

"是我画的。当然了,先用照相机拍下来,再进行自己的创作。"

Lucifer头一次为一个人感到惊讶。面前这个金头发蓝眼睛的烟吧老板看起来远比他迷人
外表要有趣的多。他开心的笑了。

"好吧,John.我很开心能找到这么个喜欢烟草的人。我要这一盒烟卷,就你给我的那一盒。顺便一说,"

Lucifer从皮夹里抽出一张灰黑色的名片递给John.

"这张是我的名片,如果有新的烟草一定要打给我。我想尝试一下作为这款烟的第一位试烟人是什么感觉。"

Lucifer把钞票放在了John的手边,收回手的时候指尖有意蹭过John的指尖,一种冰凉感传给了Lucifer.

冰美人儿。字面意义上的。

Lucifer如此想着,拿着那盒烟离开了烟吧,丝毫不介意刚才那张名片是私人名片。

John看着他离开的身影,又将注意力转回到手里的明信片上。

"Lucifer Morningstar."

他想起来自己马上就画完的配图,不禁笑了起来。他感受到了Lucifer每一个细微动作背后的意义,他也知道,好的烟草,不会轻易得到。

就像他对于Lucifer的身份心知肚明。所以John也并没有对Lucifer刚刚一系列的撩拨动作在意。花花公子的事情,谁会在意呢。


-很快就会见面了,Mr.Morningstar.








tbc
———————————————————

小学生文笔出来叉腰晃一圈。非常喜欢这对了可是无奈于坑冷,于是自割腿肉。画手的最后一丝倔强.gif
有虫,我不管。有虫就..就去他mammy的小饼干。
祝食用鱼块。

百..百fo点图。接官方人物单人,随机掉落半身和胸像。评论区选三个人物画。

第一次尝试水彩。依旧是日常毁人1/1.

【问卷】

我想写一篇美术生x音乐生的梗,但是不知道这个坑还有人没有所以过来问问。人不多就不写bu

证明自己没死。在画微黑化性转康纳。

【漫画推荐】

不想看到著名的冷坑埋太太定律在这位画师身上重演。他主画了《恶灵骑士.天谴之路》和《恶灵骑士.眼泪的足迹》。
他的画风偏重油画质感,zong教性很强,视觉效果很好。

可能是恶灵骑士这个角色本身热度低的问题,这两部漫画一直没有得到重视。希望更多的人了解恶灵骑士,这个人物的故事是值得深掘的。